当前位置: 首页> 生活随笔

蜜蜂岭茶韵

发布时间:19-11-09

  陈 宗 光┌
  
  那是一个赏心悦目的地方,令人难以忘怀。
  
  那地方▷叫蜜蜂岭,坐落在龙泉城郊。
  
  我是去大窑寻觅青瓷源流回来的路上,透过车窗望见那一片丘卌陵的。那是一个个连成片的馒头似的小山,被墨绿的茶树一层层地覆盖着,远看,仿佛美女身上的绿色披肩,我∴只那么一瞥,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我曾接触过许多和茶结缘的人,因此看到满山满垄的茶山,就自然会联想到许多。野趣是生长在野心之上的,于是车子只那么一拐,很快便被绿色淹没掉了。进入茶园的那一瞬间,我的心境仿佛远天的云彩一样飘渺,感觉身边的采茶女三三两两地点缀在茶垄间,不知不觉间便采出了满山的诗意。
  
  车子如一叶小舟在茶山的夹道里游弋着,最终居然泊在茶山的最高点。踏出车门,无边的绿浪排空涌来,盎然春意立时盈满心头,胸腔一下子变得澄澈如镜∩。一转身,面前出现了一个六角╠╡亭,取名金观音。原来是因◥茶而亭,以亭韵茶。如果说,这一排排有序的茶树是大地的纹路的话,那这亭子应该是大地的胎记了。目Г力所η及,见茶园中散落着几幢红砖瓦屋,仿佛是天上的仙居。听得见从绿荫中传出的公鸡的啼鸣和母鸡的咯咯声,几只雪白的山羊在茶林间★悠①然地啃着嫩草,置身其⿱中,怀疑自己是μ到了Д天上哪位神仙的后花园。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柴米油盐酱醋茶,这茶与普天下的千家万户有着千丝万缕的缘分啊。哦,眼下这翠绿的茶林,你是安居在这片土地上的精灵,是专让长期生活在水泥砖头还有钢筋搭建的∠笼子里的人们不至于狂躁忧郁,而变得ↁ恬淡和清明的吗?
  
  亭子里有石桌石凳,入座后,忽然就看见地上嵌成图案的居然全是青瓷碎片。碎片有当代的,有元明时期的,甚至还有宋朝的,简直就是一部青瓷简′史。在这茶山的茶亭里,居然用青瓷碎片镶嵌地面,我想,建此亭的人至少是个青瓷爱好者。不曾谋面,该是神会,也是一种缘分了。朋友说,我们就在这茶亭里喝茶如何?“一杯春露暂留客,两腋清风几欲仙”。就像变戏法一般,只一会儿工夫,石桌上便摆上了数|︴()〔〕杯香气袅袅的春露,而茶具赫然是青瓷。至此,低头看看地上的青瓷碎片,一种意境也就像淡淡的雾气一般在空ⓔ气中漫开了Ё。茶未入口,人已先醉了。&ldq≦uo;这金观音茶,既非红茶,也非绿茶,介于两者之间,茶具最宜用青瓷,慢品,会︰喝出一种心情!”这不是茶圣陆羽的境界,也起码是他的遗风了,“不羡黄金?,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rdquo;喝茶,泱泱大国数千年的国饮,已成一种深入骨髓的文化,这文化已经惠及到社会的每一个细胞,这是中华民族的幸运。︴▓我啜了一口馋人的春露,感觉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舒坦。
  
  空气的清香和茶香一起漫溢,品茶中,就想起了一个和国饮和龙泉青瓷特别有缘的古人,他就是宋徽宗赵佶。一代昏君早已作古,但他作为宫廷书画大家,对国饮的发展,和对青瓷的贡献,却是值得我们追忆的。北Δ宋是以“郁郁乎文哉”著称的时代,北宋后期的历史揭开了中国古代最为灿烂夺目的篇章,它的杰出代表就是宋瓷。宋瓷之所以成为一种概念,在于它的细洁净润,色调单纯,趣味高雅。于是,在文房清玩中,宋瓷就最合宋徽宗的标准了。而北宋王朝士大夫们的审美趣味是以宋徽宗马首是瞻的,顺理成章地,宋⌒瓷概念最终形成了一代美学风气。宋徽宗对青瓷的痴迷,∝有点不♂可思议,作为一│┃国之君,居然为了想象和寻觅青瓷的最佳釉色寝食不安。某日,他梦见一场大雨后,天空豁然开朗,无一丝云彩,醒后就情不自禁地叹道:原来青瓷的最佳釉色就是雨过天青。雨过天青的釉色是要经过实践的,那↔么青瓷官窑的兴建也就势在必行了。北宋还是个流行斗茶的朝代,不但平民百姓嗜好饮茶,文人、士大夫们更喜欢斗茶,宋徽宗就常和大臣僚属们斗茶,且还是高手。茶是一种半发∝酵的膏饼茶,碾成粉末┏后用初沸⊙的水点灌注,茶汤表面会浮起一层白沫,如此就色调鲜明容易品评。不用说,茶具当然是瓷器了,只不过那时的瓷器还不能有雨过天青的釉色,多为黑釉。我们现在知道的龙泉窑北宋瓷器有很大比例是黑釉碗盏,与当时的国饮盛行是分不开的。北宋灭亡了,宋徽Ψ宗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南宋降临了,龙泉有幸成了各地没落瓷窑的窑工们南迁的目的地,龙泉窑开始异军突起,真正的青瓷时代应运而生。文化这东西一旦在民众中扎下了根,生命力是旺盛的。宋徽宗虽然去了,但那个时代以宋瓷概念为〩审美趣味的美学风气的影响却越来越深入人心,以至于有了⿲后来龙泉青瓷的巅峰时代,并且青瓷文化一直延续至今。而用青瓷茶具泡茶,作为国饮的一种∨方式,也一直流传不衰,特别在龙泉,更是茶饮的不可或缺的传┖统。目下,我们作为一介平民,坐在这个金观音亭里用青瓷茶具泡茶慢品,嵌满青瓷碎片的地面像一棋盘似地盈满眼眶,把自己也演变成了这个环境里的一景,该是Θ盛世赐给小民百☏姓的一种造化,心境如这茶和瓷一般青绿鲜澈,也就不足为怪了。或许,这就是幸福的一种吧!我甚至想,当年的宋徽宗赵佶身在皇宫深宅,尽管喜用瓷器泡茶,也不可能到这深山野岭来体验这别致的野趣吧,而我们一介小民却是做到了。从这个角度讲,做平民比当皇帝强。
  
  一抹夕阳把整个茶园罩上了一层红晕,茶林○变得有色π彩起来。放眼远眺,风景这边独好。友人说,有蜂采蜜吗?我◁恍然大悟,这地方就叫蜜蜂岭啊!是的,蜜是需要蜂来采的,因为蜜是甜的,这就好比美女是۩๑需要男人赏识一样。我对友人说,茶蜜是一种特殊的蜜,这地方原本就是蜜蜂岭,有一句俗语叫招蜂引蝶,有蜜了,蜂蝶也就有了留连的根本。
  
  要离开蜜蜂岭了,回眸一瞥,一怀情感融化在了翠绿丛中,带走的是蜜般的相思,外加那对和谐自然的无穷向往。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 他与时光都沉默了
下一篇: 浅淡浮过,又是雨湿了心